小程序&&公众号
房地产家居
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家居建材 招聘招商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数据统计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

句容市原副市长彭良豪受贿案件始末

2018-09-15 10:31:03 作者:刘桂生大律师 来源:句容 点击 评论

句容市原副市长彭良豪受贿案件始末

QQ截图20180915103228.jpg

彭良豪,1969年10月生,句容市人, 2007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任句容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其中2007年底至2014年8月分管城建、规划等工作事项。彭良豪于2015年5月8日被镇江市人民检察院(下称检察院)带走, 6月8日被逮捕,于12月21日被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自1999年至2014年期间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1195.35万元,镇江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法院)否定了检察院三笔指控,认定彭良豪受贿数额为1163.105 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彭良豪不服,以自己无罪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省高院)提出上诉,省高院于2018年1月31日向彭良豪送达了判决书,该判决认定彭良豪所称的镇江检察院疲劳审讯、指供、诱供、逼供的上诉理由成立,将镇江中院认定的受贿数额由1195.35万元改为265万元,将行贿人数由原来25人认定为7人,将13年有期徒刑改为8年,同时认检察院从他人处扣押的所谓彭良豪委托他人保管、转移的888万元赃款不存在。至此曾经被检察院作为小官巨贪典型并写入2016年1月份向镇江人大汇报的检察工作报告的彭良豪受贿案缓缓落下帷幕。自2015年5月8日彭良豪被检察院带走至今,围绕彭良豪案件的相关传闻满天飞,我作为彭良豪的辩护人,有必要把案情公之于众(公民可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查阅该判决书),让公众了解事实真相,以澄清各种传闻。彭良豪被抓2015年5月9日上午,即彭良豪被带走的第二天,我接到检察院电话,告诉我彭因涉嫌受贿被抓,彭委托我担任辩护人。当时我既吃惊又感到正常。吃惊的是其被抓之前外面一点消息没有;正常的是,彭良豪当了三年建设局副局长,四年规划局局长,七年分管城建、规划的副市长,在当时的大环境下难以独善其身,肯定会有问题。当天晚上我和丁爱顺及L姓开发商在一起聊天,获知彭良豪妻子也一并被抓。我开玩笑问他们与彭是否有经济交往,他们都说没有。当时我不相信他们的话,因为丁爱顺原来和彭在句容规划局搭班子(彭任局长,丁任副局长),丁爱顺提前退休以后所办的设计公司业务红火,且业务与彭分管领域有关,对此外面时有传闻;L从事房地产开发多年,彭又分管城建、规划,恐怕难脱干系。不久,检察院陆续通知句容几十个人到案接受调查。他们被控制的时间长短不一,短的一天,长的七八天,其中部分人员被关押,如彭良豪妻子任伟,涉嫌为彭转移赃款几百万元,于2015年5月8日被带走直至5月29日被取保候审;彭良豪堂弟彭良伟及其妻子雷婷婷,先后于2015年5月12日、5月17日被镇江新区公安局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注:也涉嫌为彭转移赃款几百万元)关押,于5月28日被取保候审;某公司W姓经理于2015年5月14日被带走,5月19日被逮捕。其间该公司账目被调走,该公司其他四名人员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W被关押38天承认先后14次送113万元给彭后被取保候审(注:被省高院全部否定),还有F因为行贿达240.35万元被关押长达一年。二、彭良豪翻供在上述涉案的诸多人员中,有部分人是我熟悉的。他们从检察院出来以后通过各种渠道向外界传达了一个共同的信息,即他们被迫承认送钱给彭。但是我不相信他们的话,因为经验告诉我,行贿的人从检察院出来以后,大都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往往不承认行贿或者说是被迫承认。2015年6月11日,我到检察院办理批准会见彭良豪手续,尽管我不相信这些证人向外界传递的信息,由于涉案人员众多,并且在句容引起重大反响,我要求检察院派人陪同我会见。检察院的人说,你是老律师了,我们相信你。我随即把这个情况向检察院反贪局长汇报,他说既然让你一个人会见你就去。

到了丹阳看守所见到彭良豪以后,发现他眼睛朝房屋上下及四周来回扫视,我就问他看什么?他说“律师会见也有监控啊”!我说“当然有”,他说“我们两个谈话有人监听吗?”,我说“按照规定你与律师的谈话不被监听”。他说“你能够确定吗?”我说“法律是这样规定的”。他说“这帮人把我整死了,七天七夜没有给我睡觉,一天安排四班连续对我审讯,每班至少2人,总共十几人,吃饭10分钟左右,吃过后坐在审讯椅上不许闭眼,要抓我的女儿。我只好按照他们要求去说。我说的全是假的,我被冤枉的”。彭良豪在以后的开庭时也是这样说的(庭审录像为证)。我听后大吃一惊,他所说的与社会上的传闻相互印证。我感觉这个案件非同寻常,就对他说“你和我说话一定要实事求是,如果你讲的这些情况存在,这个事情就严重了。”他说“我和你讲的都是事实。我准备到法庭上当着法官的面把事实真相说出来,打他们(指检察院)一个突然袭击,你认为我什么时候开始讲真话为好?”。我说“任何时候都应该讲真话,越早越好”。彭说“如果现在说真话,他们再把我带出看守所怎么办,我在看守所毕竟还能够睡觉的。”我说“按照法律规定,检察院不能再把你带出看守所”。

鉴于这个案件如此复杂,我建议他请全国知名刑法专家----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祥老师共同作为辩护人。2015年6月24日彭良豪翻供(注:翻供也是当事人的权利)。检察院彻查翻供原因,由此迁怒于我(注:侦查期间不再准许我会见彭)并且殃及无辜。彭的一位同学因为和丹阳看守所一位管教是战友,出于同学情谊,他请战友吃了一顿饭,可能也送了点东西,请其对彭生活上予以照顾,检察院怀疑彭翻供与此有关。结果该同学被关几天,看守所一位副所长被免职,其他相关人员均被处理。三、证人再被抓彭良豪堂弟彭良伟于2015年5月28日被取保候审出来以后,把自己被刑讯逼供的情况形成书面的《冤案陈述》(注:我把该《冤案陈述》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由于彭良伟翻供,拒不承认为彭良豪保管了555万元赃款,拒绝交出剩余的167万元(注:已经交了388万元),于2015年10月29日再次被抓,直至2016年11月21日才被取保候审,被关押长达一年之久(省高院已经认定其保管赃款的事实不存在)。

  • 还我清白LV3 里正 楼主2楼四、证人两自杀2015年8月8日,涉案的丁爱顺喝剧毒农药自杀,网上流传的其遗书主要内容为“我以死来证明我的清白,证明彭良豪与我没有经济往来!也间接证明很多与我一样的所谓行贿人都是被冤枉的。”,“我要用我的死来唤醒社会的正义,用我的死来洗刷我们这些被冤枉的人的清白,用我的死来争取彭良豪的案子能得到公正的审判”。不久该遗书帖子被屏蔽,经过数天的抢救才保住了丁爱顺的性命。不料,2015年10月10日丁爱顺再度自杀并身亡。检察院立即于2015年10月10日和11日找涉案的镇江人大代表w、句容人大常委、镇江政协委员d和句容政协常委L谈话,让他们证明检察院在当初调查他们时没有对他们非法取证,调查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卷宗有这些人的谈话笔录)。丁爱顺的自杀不仅没有引起检察院对该案的反思,反而使彭良豪案件不可逆转。五、录像现端倪2015年12月21日检察院将案件移送法院起诉,2016年2月17日法院召开庭前会议,我申请法院调看检察院对彭的审讯录像。当时孙国祥老师说,根据他多年的办案经验,审讯录像没有看的价值,检察院既然这样做了,审讯录像等于是彩排,一般先将人制服然后再录像,不会给律师留任何辩护空间。检察院不同意提供彭2015年5月8日被抓之日到5月17日期间连续9天的审讯录像,仅仅提供了5月17日晚上 21:47分到25日期间的审讯录像,不久又将5月24日、25日两天的审讯录像撤回并不再提供。我要求复制录像,法院说检察院不同意。

  • 我前后9天每天上午9点准时到镇江中院去看录像,为了节省时间,中午不休息,吃点带去的快餐面,晚上六点法官下班我结束观看。在观看录像期间法院的承办法官提供了必要的便利和帮助,在此表示感谢!我一边看一边记录,根据录像形成了数万的文字资料。录像显示,逼供、诱供、指供、疲劳审讯随处可见,且情节是大家无法想象的(注:细节不宜披露)。录像内容震惊了我,也震惊了有时一同陪我看录像的承办法官。此后我把案件情况陆续向时任中纪委王岐山书记、最高检察院曹建明检察长、时任省委李强书记、省检察院的刘华检察长及时任镇江市委夏锦文书记反映。五、庭内外交锋。镇江中院于2016年5月24日、25日、6月8日、6月17日、9月29日五次开庭审理,庭审中彭良豪对所有指控均不认可,辩护人为彭良豪作了无罪辩护。孙国祥老师从程序方面指出案件存在的问题,恰巧开庭当日是聂树斌案件平反之日,孙国祥老师指出彭良豪案件比聂树斌案件疑点还要多;我针对起诉书指控的142笔所谓受贿的犯罪事实逐一反驳,形成了近10万字的辩护词。回忆彭良豪案件庭审前前后后,犹如一部大剧,跌宕起伏。直播不批准。开庭前我根据彭良豪意愿,申请法院能够像审理其他案件一样直播彭良豪案件庭审,以让全国人民了解彭良豪受贿案情;彭说自己被作为小官巨贪加以宣传的典型,被指控受贿数额如此巨大,希望自己能够和比受贿数额少得多的其他案件一样享受直播的“待遇”,不知何故,法院没有同意。“排非”不采纳。在庭前第二次会议上及庭审中,辩护人根据所看录像内容指出非法取证的线索,这些线索精确到某日某时某分乃至某秒,申请非法证据排除,要求当庭播放审讯录像,法院仍然没有同意。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辩护人只要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法院就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调查。3、 调证遭拒绝卷宗材料显示,大量对彭有利的证据检察院没有提供。我以书面方式逐一列明提交法院要求调取,法院把我的申请交给检察院,可是检察院拒绝提供,法院表示无奈。现略举一二。如:涉及到彭良豪女儿上学的100万元,检察院曾经于2015年5月15日将经办人Y从某监狱带出关到镇江看守所, 先后作了三份讯问笔录后于5月28日送回监狱(有检察院到监狱提审证、监狱登记及Y的证词为证),但是检察院一份没有提供。又如:被检察院搜家时扣押的彭良豪夫妇被抓一年前的所写一份《便签》(卷宗里面检察院扣押清单上记录有这份便签),该《便签》是他们夫妻2014年的一天闲暇时将家里的财产粗略盘算的记录,《便签》清楚地记录了其家庭财产、收入支出等详细状况,收入支出吻合。彭良豪说“2014年时候我不可能知道自己一年后被抓吧,当时写的家庭财产应该是真实的吧?”。我曾经多次申请法院调取这份对彭极为有利的重要证据,法官说检察院不移交我也没有办法;法庭上我再次要求公诉人提供,公诉人竟然说给了法院,我当即问法官该证据在何处?法官说“检察院给我的证据都给你了”,我又问法官“我查遍了37本卷宗,但是没有该《便签》。请问该《便签》在哪一卷哪一页?”法官不作回答(庭审录像为证)。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第二条规定,应当移交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全部证据,严禁隐匿证据、人为制造证据。4、作证不准许辩护人书面申请34位证人出庭作证,法院没有通知证人;开庭当日,我申请出庭的34位证人中的两位在法庭外面等候法院通知出庭作证,可是法庭没有准许。5、庭称遭报复在庭审中彭良豪称自己之所以被抓,是因为镇江检察院领导介绍项目被拒遭报复所致:2015年4月份一天,镇江市政府一位副秘书长打电话给我,说镇江检察院某领导有个项目需要和我联系。第二天我在办公室接待了姓G的(他给了一张名片,系镇江检察院某领导)及其带来的客商。我一见客商就知道什么项目,因为该客商此前来找过我。该客商准备在宝华山建一个地宫存放骨灰,风景区怎么能放骨灰,如果我同意要被句容老百姓骂一辈子,当时就否决了。G说,是他们主要领导让他来的,只要分管的我点个头。我说不行,最后我送他们到电梯口时,G对我说,让我想想好。不久,我就被镇江检察院抓走。后据检察院调查称,彭当庭反应的G介绍项目的事实存在,但是认为G找彭时已经不再是检察院领导了,其名片是没有用完的老名片,况且是G个人行为,与检察院其他领导无关,与彭良豪被抓无关。有意思的是,不久镇江检察院某领导打电话给我,他要派人来与我做份调查笔录。第二天上午,检察院一位副处长亲自到我办公室拿出一份事先拟好的谈话笔录让我签字,内容大意是彭良豪庭审中所说G介绍项目的事情与时任主要领导无关,连彭良豪的辩护律师也认为无关。该副处长在我办公室耗了一个上午,我没有在该笔录上签字,因为彭被抓是否与项目有关不是我一个辩护律师说了算的,也起不到任何证明作用。

  • 诉辩相沟通2016年9月13日下午省检察院汪莉副检察长在省院两位处长的陪同下约见我,认真听取了我的意见,表示省检察院内部已经启动彭良豪案件复查程序。2016年9月14日上午10时,镇江检察院某领导约见我,希望我做彭良豪工作,让彭认罪可以在十年以上从轻量刑,但是不能少于十年。我把这个信息立即告知彭,彭说判我一天我都不会接受,唯一的条件是把我放回去,我不追究他们的责任。我又把这个信息立反馈给检察院,检察院领导认为彭良豪这个方案简直是天方夜谭,诉辩沟通未果。7、施压辩护人在彭当庭爆料检察院领导插手项目第二天,镇江纪委来人找我谈话,原因是我在法庭上说镇江检察院领导插手项目。我说如果你们看看庭审录像,就知道是谁说的?纪委两位工作人员在电话联系相关人员约四十分钟以后对我说“是检察院搞错了”。我调查的许多书证推翻了检察院提供的证据。如L证人说送给彭的钱是用其公司的印证的宣传袋装的,由于L不敢提供证据,我就到印刷单位把印制该宣传袋的合同、发票调取出来,这些合同、发票证明这些的宣传袋是在送钱以后的两年才印制,也就是说送钱时宣传袋还没有印制,不可能用该宣传袋装钱送给彭。由于我调查的某证人证言与检察院此前所调查的证言相冲突,检察院重新向该证人调查时证人说,之所以改变证言是因为律师要求的。好在我事先作了防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想想后怕。镇江检察院致函镇江律师协会,认为我在办理彭良豪案件中违规、违法执业,妨碍证人作证,诱导证人等,要求镇江律师协会对我进行查处。镇江律师协会会长及司法局分管局长找我谈话,事后经过调查证明我没有违规、违法。 

  •  不久社会上传闻查我,我主动找到当时的句容检察院主要领导,他告诉我说,他也耳闻了,但是肯定不是句容检察院。  我确实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我妻子整天为我提心吊胆。我做好了最坏准备,我把外面传闻告诉孙国祥老师,希望利用他的影响力为我提供帮助。孙国祥老师说这个案件太敏感,建议我不宜再担任二审辩护人。我知道,一审已经把案件真相揭穿,二审不再是事实和法律问题,而是背后那只无形的大手。我征求彭的意见,他说“我是过来的人,知道你的压力,更理解你的难处,希望在你力所能及范围内予以相助。”六、大家关注的几个问题1、为什么涉及到那么多人?彭良豪说,检察院给他确定了受贿数额。检察院根据他任职时间、任职岗位确定受贿数额不能少于1000万元。彭良豪说,检察院给他确定了行贿人范围。涉及分管领域的老板和朋友交往圈。彭良豪错误地认为,他交代的这些人在句容都是有声望的人,希望检察院在向这些人调查核实时,通过这些人的嘴反过来证明自己清白,然而事与愿违。在此他委托我向那些无辜涉案的朋友、企业家表示深深的歉意,对丁爱顺的离去深感愧疚和痛心并抱憾终生。他不怪那些先说他收钱的人(注:涉案的部分人在彭没有承认收钱之前被检察院传唤询问时就承认送钱,但是被省高院全部否定了),就连他们夫妻之间也相互揭发被省高院认定不存在的555万元赃款转移的事实。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场景,不是大家所想象的,更不是大家所能够控制的。2、为什么要做无罪辩护?有人说彭良豪女儿上学别人付100万元是真的,你们为什么还要做无罪辩护?有人受贿数额比彭良豪的多,反而判的比彭良豪轻。是律师为了出名把彭良豪给坑了。开庭前,我和孙国祥老师征求彭家人的意见,会见了彭,告知其不认罪和认罪的两种法律后果,毕竟女儿上学人家付了100万元是事实,征询彭及其家人的意见,彭坚决要求做无罪辩护。他说“我女儿2012年8月上学Y找G出的100万元确实是事实,但是我不知情,因为Y告诉我他找的南京大学这个校董关系非常硬,不需要交钱,并且把我带到南京请南京大学领导在一起吃了饭,我才相信他们有这个能力。哪知道Y背后做这个事情呢?我是2015年5月被抓的,早在 2013年5月那个校董告诉我真相以后,我让他把100万元资金来龙去脉搞清楚后告诉我,我就把钱给了校董,让钱原路来原路还回去。检察院都说我是非常谨慎的一个人,哪个受贿的人让行贿人直接把100万元通过银行汇去?还要通过Y去找G,G父亲和我曾经是同事,哥哥和我又是同学,G和我关系也很好,不如我直接找G拿100万元现金不是更安全吗?为什么还要通过第三人Y?哪有这么傻受贿的啊?这样的话我把柄不是给他们抓住一辈子啊? 假如以后我与Y、G有矛盾,我不怕他们举报我?所以这一笔尽管是事实,但是我不知情,不能认定我受贿。Y背后为我做这个事情,一个字在我面前没有提过,他既没有邀功,也没有所求,我怎么好怪他呢”(审讯录像为证)。

  • 作为律师我非常看重名,但是我看重的是名声,不是为了出名,为了所谓的名气。我们辩护人充分尊重当事人自己的意愿,请大家也一样尊重彭的选择。为什么被判这么重?按照现行规定,受贿数额在20万元到300万元之间的量刑标准为3到10年。省高院以265万元判处彭良豪有期徒刑8年,与社会上公布的动辄受贿数千万元案件判刑相比确实有点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彭良豪不认罪,没有主动退款,更没有其他法定从轻、减轻的情节。在2015年12月案件移送法院审判之前(自移送法院以后检察院就再没有会见过彭,卷宗有检察院每次提讯证为证),彭说检察院曾经多次劝其立功,彭说我没有犯罪不需要立功,即使我有罪也不会立功,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涉及任何人。4、彭良豪为什么表示要申诉?外界传闻,彭被判了8年,已经被关押将近3年了。再坐几年牢可以减刑早点出来,不要申诉了,申诉会影响减刑。我也告诉彭,申诉是非常痛苦和漫长的过程,目前申诉成功的案例微乎其微,几乎都是以命案居多,不是真凶出现,就是被杀者生还,职务犯罪申诉成功案例少之又少。况且根据专家统计,一个冤假错案的平反需要7到9年的时间,那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痛苦的过程。彭良豪说“只要一息尚存,就会坚持到底。丁爱顺为了证明我清白连生命都搭进去了,我申诉不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更是为了实现丁爱顺的遗愿。省高院已经将我在检察院的相关供述作为非法证据排除,仅仅以2015年6月4日省检察院批捕前与我的谈话笔录为依据,认定25个行贿人中7个人行贿事实存在。在这7个人中,省高院从某个人所谓的行贿事实中抽一笔或者几笔予以认定,把其他的全否定掉。如镇江中院原来认定F先后9次向我行贿240.35万元,省高院仅认定1笔5万元,而将其它8笔235.35万元否掉。省高院如此认定的理由是省检察院讯问我时没有刑讯逼供。确实,省检察院讯问我时没有刑讯逼供,但是我从5月8日到6月4日期间被镇江检察院非法取证遭受的“礼遇”,省检察院哪里清楚?当时我怎么敢说真话,怎么敢翻供?即便现在,如果检察院向已经被否定的这18个人调查,恐怕他们也不敢说出当初被调查时的真相。既然省高院以2015年6月4日省检察院讯问笔录为认定依据,那我此次交代与以前的交代内容完全相同,就F而言,我也是交代9次向我行贿240.35万元,那应当全部认定我受贿啊!为什么省高院把8笔否掉,仅抽取其中的1笔5万元加以认定而不说出任何理由。这样的判决是否经得起推敲,是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2-14 3 回复

  • 关于我与彭良豪关系及我的背景在2016年9月13日省检察院汪副检察长检约见我时问“听说你和彭良豪关系很好?”。我说“这样吧,反正你们有权查,如果你们查到我一年内和彭电话通过两次或者吃饭超过一次,我就承认;况且我与彭关系好坏与彭是否犯罪,与我辩护又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镇江检察院某领导约见我时说,你办案这么认真,彭良豪在句容难道没有对立面啊?我此时才理解省检察院汪副检察长问话的含义。谢谢领导的提醒,或许我会有所失,但是问心无愧。   坊间流传我家庭有背景。我和妻子双方父母均系农民,双方家族没有一个当领导干部的(妻子仅仅是司法局的一个科员)。我的力量来自于对国家法律信仰!来自于对事实真相的了解!来源于自己的职业良知!来自于对社会公众对正义的共同追求!6、彭良豪到底是什么样的人?2015年5月彭良豪被抓不久,时任镇江检察院的主要领导曾经这样评价彭良豪,彭良豪要么是非常清廉的一个官,要么是隐藏很深的一个贪官。应该说这位领导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因为他了解的情况是彭自2008年至2012年起每年受贿的100万,5年共计500万元全部放在别人处保管,并且不要一分钱利息,连一张收条都不要人家打,连妻子也不告诉,如果该情况属实彭良豪着实隐藏很深;不过省高院的判决认定所谓彭良豪委托他人保管的500万元根本不存在。人们不禁要问,既然是隐藏很深的一个贪官,为什么女儿上学的100万元本可避开第三人直接拿现金,而愚蠢到通过第三人再让他人通过银行汇款呢?是贪是清?大家自然会判断。外面多次传闻彭良豪自残、自杀,彭良豪让我告诉大家,虽然他遭遇疲劳审讯、指供、诱供、逼供之苦,承受失去良友爱顺之痛,备受有孝不能尽、有家不能回的煎熬,身心俱惫,苦不堪言,但是他时常拿自己与句容另外一位受人尊重的已经离世的好市长王华相比,他说自己毕竟还活着,虽然活得苟延残喘,虽然活得没有尊严。七、几点思考1、掌握生杀予夺大权者要有正确的权力观、名利观。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5月在上海调研时说,“领导干部正确对待权力。权力向来是把双刃剑,运用得好,能够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运用得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害人害己;正确对待名利….少数党员干部,……急功近利、追名逐利,久而久之,便会使自己陷入欲望的泥潭”。掌握生杀予夺大权者权力大,责任更大,不能为了政绩或者个人的仕途,不惜牺牲他人的前途、自由乃至生命。被中央媒体连续公开报道的被错杀、错判的聂树斌案、呼格案、赵作海案、陈满案等系列案件无一不是为了所谓政绩导致的错案。2、司法人员应坚持法律信仰,守护职业良知。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要求司法人员要“信仰法治、坚守法治” 、“坚守职业良知”。司法人员如何坚守职业良知,下面这个故事或许给点思考:德国统一之后,曾经守护柏林墙、向翻墙民众开枪的士兵受到审判。有一个士兵辩解说,他是被迫执行上级命令而开枪的。法官说,你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你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寸啊。法官的这句话,被认为既人性而又智慧,令人感动不已,每个人应主动承担起良心义务,司法人员更应守护职业良知。3、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待政府官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政府官员是经过组织多年培养的,是公务员里面的优秀者,绝大部分干部是清正廉明的,不是有些人想象中的不收好处不办事的人,不是从当干部第一天起就开始贪污受贿;司法人员更不能以某人的职务、岗位来确定是否贪腐,贪腐多少?如果司法人员带着这样的有色眼镜看待干部,将严重挫伤干部的工作热情和激情,将会制造更多的人间悲剧!4、要善待、关爱企业家.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保护企业家精神”。企业家创业不易,他们展现给世人的是无限风光,但是背后的艰辛和付出又有谁知。有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或许带有原罪,或许经营不规范乃至违法,但是司法机关应当就案办案,不能动辄查封企业,限制自由。近期中共中央、国务院、最高院,最高检先后发文要求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说明侵犯企业家合法权益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引起高层关注。5、司法机关更要关爱、尊重平民百姓。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要坚持司法为民,改进司法工作作风”。总书记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引用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其中的道理是深刻的。中国有“民不和官斗”古训,司法机关乃国家公器,平民百姓在国家公器面前实为沧海一粟,司法机关更要善待黎民百姓。如果司法公正受到社会公众的普遍质疑,社会和谐稳定就难以保障。6、希望公众不要对司法机关误读。中央媒体之所以连续多次公开曝光的被错杀、错判的系列冤假案件,目的是展现中央有错必纠的决心,这丝毫不影响党的形象,不影响司法机关的权威。司法机关仍然值得人们信赖。省高院的法官们用他们的勇气和智慧,至少把压在彭良豪头上那顶小官巨贪的帽子给摘了,况且彭认为该判决还给其留下了许多申诉的空间;我在和镇江检察院新一届的张新祥检察长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中,感觉他平易近人,没有一点高高在上的作风;他说话非常坦诚,没有丝毫咄咄逼人的语气;句容检察院的高鹏检察长到句容工作不久,就获得句容人的广泛赞誉。春节了,几家欢乐几家愁,祝大家新年快乐,也希望狗年给彭带来好运!

  • 刘桂生2018年2月14日瑾!!!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热门楼盘